回首頁
 
陳騰芳

陳騰芳 新聞界退休老兵,外冷內熱,喜用帶感情的筆鋒說故事。
 
互動E-Mail:

網站:
 
您目前所閱讀的是
201611 月 第186
 
陳騰芳  相關文章
 
 
打開天窗 玫瑰心情 城市臉譜 編輯手記 上海傳真
 
 
  看戲
   
  一齣好戲,讓我生出好多感慨。

我這個人很少看連續劇,總覺得普遍劇情不合理,不管時裝或歷史劇,服裝道具都不嚴謹。前一陣子「不小心」瞄了一集《三國》,哇!不得了了,居然看上癮了。

從前家裡人盯著電視機,一兩個鐘頭動也不動,我已經覺得不耐煩了,有了網路之後,居然變本加厲捧著iPad,從客廳到餐廳,從臥室到廁所,「有這麼入迷嗎?」常常兩個人為了這個問題老是扯不清。

自從我看了《三國》之後,從此「王子與公主」過著相安無事的日子。

我「入門」很晚,這齣戲不知已經是第幾次重播,因為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,所以早看晚看其實無所謂。就像很多人從首播看到第N 次重播,該掉淚的時候照樣掉淚,該緊張的時候照樣抓緊椅子扶手替主角擔憂。

我這人龜毛,看戲就看戲,偏偏要注意戲中的細節,一景一物都要品評一番,有幾齣戲我看了一集就關機,只因為戲裡同一幅字畫從客廳掛到臥室再掛到餐廳,你馬幫幫忙,導演把觀眾全部當傻瓜嗎?道具可以懶成這樣,導演也不說一句話。

《三國》果真是「大戲」,光是那幾幢諸侯的殿舍,每一幢樣式不同還要合乎每個諸侯的身價與個性。還有城門、關隘,一處比一處壯觀。就別說那千軍萬馬的壯盛場面了。這些不只是花錢而已,還可以看出他們的用心與不馬虎。

再舉一個小細節,當各陣營的「軍事將領們」在操練場研究兵力佈署的時候,後方居然安排了兵馬來回走動或是將士們操演的場面, 如果沒有這些鏡頭(大部分還是在景深之外)未必影響劇情發展,然而他們在這個地方還是不吝於花錢,可見用心的程度。

《三國》是一個群雄並起軍閥割據的時代, 因此攻城略地兩軍交戰的鏡頭特別多,這是史實無法避免,戰爭哪有不死人不流血的,儘管許多過度血腥的部分,都經過特別處理,但是看在我這個有「婦人之仁」的老男人眼中,還是覺得太過殘忍了。

兩軍交戰之後,雙方都會清點傷亡人數,通常死亡都是以千甚至以萬計,想一想這些傷亡者可都是人家的兒子、丈夫、父親。「可憐無定河邊骨,猶是春閏夢裡人」(唐 陳陶《隴西行》)。

為何而戰?為誰而戰?這些人子人夫人父可能都搞不清楚,有些可能是被拉夫(半路被強迫從軍)加入戰局,有些可能是為了溫飽而走上戰場,最終都為了野心諸侯的霸業而傷亡。

所謂英雄豪傑,都是以犧牲百姓的生命而成就自己,儘管現代文明進步了,這樣的故事還是個進行式,古往今來始終未曾停歇,東西中外未曾間斷,有形的犧牲看得見,無形的傷殘卻在暗中侵蝕而不自覺。

看看海峽兩岸關係,一個意識形態就把我們禁錮多少年,因而經濟停滯不前;愈來愈嚴重的藍綠惡門,使得值得更好的台灣卻始終在無謂的紛擾中虛耗。這跟《三國》無辜百姓的傷亡何異?

若干年後,也許會有類似《三國》的戲劇, 述說這一代人的愚蠢。讀史,可以知興替。看戲,要從中得啟發。
 
 
訂電子報: